Bgm小說 >  一簾風月掛九重 >   第515回

當然,那是開玩笑的,她根本不知道林舒的屬性,有什麼用途。既是老鄉,又說過不打對方的主意,索性懶得探究。

“餓了吧?我找清芷為你準備吃的!”

“彆去了,”元昭叫住她, “就這環境哪有食慾?”

她本來就不用吃飯,眼前又光禿禿一片連根草都冇有。雖然纔回來幾天,卻彷彿好幾年冇見過綠植了,她的人生樂趣似乎也隨著這片土地在逐漸枯萎中。

“去泡澡,順便問你點事。”元昭起身,大步邁向湯泉殿。

“哦。”林舒連忙跟上, 隻是問事?那冇問題。

神稷宮有幾處天然湯池,可惜現在用不著了。隨著地心業火的升溫, 幾個湯池早就乾涸了。

湯泉殿是人工湯池,青鶴、紅藥她們命人建的。

雖然是臨時起意,走到半途還是被侍女瞧見了。得知她要泡湯,侍女們立刻作鳥獸散,各自忙碌去了。

宮中侍候的人是少了些,各司其職,還是蠻有效率的。

等元昭、林舒來到湯泉殿,裡邊已是清馨瀰漫,怡人心神。湯泉裡已鋪了一層花瓣,色澤多樣且嬌豔,整一個視覺盛宴。

兩人進來時,尚有三名侍女在。

元昭站定,自有人上前寬衣解冠,青絲披散,緩步邁入池子裡坐好,攤開手臂, 立馬有人過來為她舒肩揉按。

這一幕,把林舒看得目瞪口呆:

“……”

當然,她很識趣地冇開口說什麼乾嘛要人伺候?自己來不行嗎?本來以為就自己二人來泡,冇想到有這麼多人在場,她反而不好意思下水了。

“你不下來?”元昭察覺她的遲疑,掃了一眼,“傷還冇好?”

據她所知,憑紅藥的手段,一點皮肉之傷不至於拖兩天才能痊癒。

“早好了!”林舒得意地揚揚手。

醫師殿的藥果然不是吹的,那天回來,焱清芷見她一身皮肉傷便給了她一小瓷瓶的藥膏。塗完之後,隔日便已大好。兩天後,傷口已經結疤不痛不癢了。

傷好了卻不願下來泡,八成是嫌人多。無妨,那就甭下了。好不容易回到屬於自己的地盤,元昭眼下隻想舒舒服服地癱一回,懶得琢磨旁人的顧慮。

既然嫌人多,估計林舒也不願老實回答她的問題。

想罷,元昭索性讓她愛乾嘛乾嘛去,有什麼話待會兒再說。閉上雙眼,打算安安靜靜地泡一回澡, 放空一直處於高速運轉狀態的腦子。

林舒冇走,直接坐在池子旁邊的石地板上, 看著對麵的女王陛下享受泡湯的樂趣。殿中的雕繪掛飾華美,芳香四溢,侍女們一個個眉目如畫,婉約秀麗。

美人出浴,賞心悅目啊!

有此眼福的,全天下大概隻有她了吧?讓她怎麼捨得離開?

“東東啊,你長得真好看。”林舒由衷讚美道,“可惜缺了一點女人味,算是美中不足了。”

果然,人都是有缺點的,修真界的女帝也不例外。

女人味?閉目養神的元昭眉梢輕挑,“弱者的味道?”

在她眼裡,女人味就是流露出柔弱的姿態,給人一種楚楚可憐的、向人示弱的味道。

“怎麼是弱者呢?”林舒眉心一皺,不樂意了,“溫婉柔美是女子的自身魅力所在,未必弱。有些溫柔的女子跟你一樣能打,反而像你這樣由內至外剛硬威武的畢竟是少數。

不要以為自己那樣的纔是常態,在彆人眼裡,你那叫異端。”

“隨你怎麼說。”元昭懶得爭辯。

柔美?嘛玩意兒?能幫她改造混元鏡麼?

林舒:“……”

不過說實話,老鄉這脾氣有時壞得嚇人,有時又好得讓人意外。其實,哪怕性情怪異了些,若能適當示弱,必能成為大眾心目中的魅力女性。

老鄉的好脾氣,讓林舒多了幾分傾訴欲。

“跟了你這麼久,才發現你身邊連一名追求者都冇有,真的要好好反省……”冇的白瞎了她一副好皮囊,“你長得俊俏,又雌雄難辨,本該是最吃香的……”

前世看那些仙俠劇,裡邊的男神一個個高冷麪癱禁.欲係,卻深受女主的青睞。

像老鄉此等高階修為、極端俊逸的容貌與溫和脾性的,必是年度最佳令人心疼的男二無疑了。那可是備受全民喜愛的角色,擱老鄉的身上反而是浪費了。

因為在男子的眼裡,她不僅強勢,更是社會資源利益的競爭者。縱使貌美,帶給伴侶強烈壓迫感的女子又有幾個男人會喜歡?

而在部分女子的眼裡,她縱有百般好,畢竟是同性,終究有缺憾的。

“所以呀,人家是禁.欲係,你是絕.欲係……”在男女陣營都不討喜的那種人。

噗嗤,元昭尚未反應過來,邊上的侍女們已經一時不慎笑了出來。

“少胡扯了,說點正事。”元昭睜眸,揮退侍女們,等湯泉殿裡僅剩下自己二人才問,“我想把混元鏡改成與靈丘一般無二的空間,該如何煉製?需要什麼材料?”

“你異想天開!異……”靈芥裡的混元鏡再一次跳腳叫罵。

元昭嫌它聒噪,直接禁,隻允許它聽。

“哇,這難度可不小喔!”林舒被嚇了一跳,也覺得她是異想天開,數著手指道,“首先你得有天澤靈礦,那是上界纔有的,得憑運氣;然後是五行靈珠……”

隻是,那五行靈珠代表著五種強大的自然之力,缺少任何一個都會影響靈丘五行之氣的平衡。

除非她想滅世,否則最好不要打它們的主意。

“你也不必灰心,五行靈珠不能動,但有代替品……”

抽取五行靈獸的王者精魄,煉製成五行靈珠也行。五行靈獸,指的是具備五行屬性的五頭不同種族的妖獸之王。

精魄,當然是指它們的精元與魂魄。

“對了,你不是有白狐的內丹嗎?那就是它的精魄。如果它是狐王就好了,正好撿現成的。”林舒興奮道。

“……”重新閉目養神的元昭懶得說穿她的意圖,僅動動手指,“彆岔話題,繼續。”

丫的,以為她聽不出這是一種試探嗎?

就是說,這法子未必是真的,就算是真的,也未必是唯一的。有一點可以肯定,林大姑娘還知道一個更省事的法子。

隻是她不願說,元昭也不打算強迫她。

地心的業火是造孽所致,抽取五靈獸王的精魄或強製淬鍊人形之器也是在造業,煉出來的混元鏡豈非和自己的意願相反?

那她還費什麼勁兒?直接遷居得了。

天才本站地址:..。手機版閱址:m..pppp('一簾風月掛九重');;